賽斯談關於UFO

 www.out-of-body-guide.com

  附帶地說,關於你們的飛碟,奇怪的不是它們會出現,而是你們能看見它們。當在種種不同層面上科學向前進展時,居民學會偶爾在層面之間旅行,同時隨身攜帶著他們本家的顯像。

如我提到過的,他們隨身帶著他們自己特定的偽裝。你們認出它不是你們自己的裝扮。以直角起飛涉及了你們另一個自然律,但那並非實際的法則,只是由你們所在之處看來彷彿是的……當科學在種種不同層面上進步時,那時這種訪問就變成較非意外而更是有計畫了。不過,既然每個層面的居民是他們「本家」特殊的具體化模式所限制,他們隨身帶著這個偽裝過的活力的模式。某些種類的科學沒有它就無法運作。

當一個層面的居民學會了精神科學模式時,那時他們到一個很大的程度就不受較平常的偽裝模式的束縛了……飛碟現象來自在技術科學上比你們更進步得多一個系統。不過,這仍非一個精神科學的層面。所以,令你們驚訝的,那偽裝的行頭多少顯得能被你們看見。

活力由一個明顯形式轉變成另一形式的傾向是如此之強,以致你們所見的飛碟,事實上變成了不是出自你們自己層面,也不是出自其本來層面的一個東西。

事情的發展是這樣的:當「飛碟」開始飛向目的地時,組成它的原子和分子(它們本身是由活力形成)或多或少是按照它自己領域施諸其上的模式排列的。當它進入你們的層面時,一個扭曲產生了,那飛行物的實際結構陷入了一個「形式」的兩難之局堙C

它陷於將它自己完全轉變成地球的特定偽裝模式,或是保持原始的模式的難局堙C地球上的觀者則傾向於將他所見與他所假設知道或想像為可能的東西連貫起來──以他對宇宙的小小了解。

他所看見的是在一隻馬和一隻驢之間的甚麼東西,郤又「非驢非馬」。那飛行物保持住它能保持的原始結構,而改變它必須改變的部分。這就是關於形狀、尺寸和顏色彼此矛盾的報告大致的理由。在那飛行物以直角疾飛而去的少數幾回堙A它是設法維持住了其特定居所的普通機能。

我不相信在不久的將來你們會有任何飛碟著陸的事──不是一般說法的實質著陸。這些飛碟無法長時間停留在你們的層面。壓向那載具本身的壓力非常大。它真的是陷在兩個世界之間。順從一個特定層面的法則是個實際的必要,而在此時,「飛碟」沒有辦法在既非此又非彼的情況停留上一段時間。

他們所做的只是對你們層面很快地看一眼──你們得記住,在你們系統堥ㄗ鴘犖虴峏帠楹X形,是一個雜種形式,與那個在自家基地的構造物沒甚麼關聯……

「換言之,來自其他實相系統的人的確出現在我們的系統堙H」羅問。

的確如此,有時是故意的,而有時則是意外。在有些例子堙A你們的人曾不小心撞過在你們的過去與現在之間的明顯簾幕,因而其他人也曾不小心撞入一個層面與另一個層面之間的明顯分隔。通常他們對你們而言是不可見的,正如少數掉進明顯的過去的人,對過去的人們是不可見的一樣。

這類經驗涉及了一個突然的心靈覺察:所有的界限只是為了實用目的而已……不過,除了你們自己的那種科學外,還有許多種。如果人類曾像探索科技那樣透徹地研究某種精神修練的話,那麼其實際的交通系統會大為不同且遠較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