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的通靈記錄(由羅負責進行記錄)

 www.out-of-body-guide.com

  這兒是盡我們能記得的梅爾芭講的所有事實。在課後我立刻作了筆記,然後珍和我一同再看一遍。

她本姓希爾柯克。她與一位姑媽和一個哥哥同住,十八歲結婚,在南達柯達州Decatur鎮的一家縫衣或紡織工廠做事。她無法描述她的職責。我們對Decatur這個字甚感困擾。那是我對她所說的地方的詮釋,而現在我在想是否我弄錯了。她的發音有點像Dek-a-tur,重音在第一節。

她大概是在這兒遇見她先生,是廠堛漱@個工頭。先生在一九六二年死於英國的馬爾波羅。他本人並非英國人,不過是在那兒探親時去世的。她先生在工廠做事,在Decatur郊外也擁有一個農場,而他倆在婚後搬去那兒住了。土地很貧瘠,而在梅爾芭的鈙述堙A她曾數次以輕蔑的語氣提到那地方。

他們結婚了二十八年,有一兒一女。兒子仍活著,住在加州洛衫磯一帶。梅爾芭不知道女兒在哪兒,不過她猁器D她兒子現在自己有兩個兒子。梅爾芭告訴我們,她只在工廠堣u作了幾個月而已。雖然她顯然並非知識分子,她痁措謒鴞菑v的無知,並且認為教育很重要。

  按她所說,她是死在農場的廚房堙C她正站在水槽邊洗盤子,並且看著外面「乏味的」平坦景色,和停在那兒的小卡車。突然她覺得胸部一陣劇痛,而死於心臟病發作。她跌倒在地時,同時打破了一個盤子。

下一件她知覺到的事情就是,她跑過一片田野,找人幫忙,而不知自己已死了。當她回到那房子時,她看到她的身體在地板上……她先生在七個月之後再婚。梅爾芭對此很不滿。在她先生死後,第二位太太到加州去和她的繼子一家同住,這更令梅爾芭生氣。

梅爾芭說,在現在所在的地方,她仍是個女人;舉例來說,她並不是透明的。她對那些已死的不同宗派的神職人員的苦境深覺有趣,因為境況與他們所預期的如此不同。

不過關於她自己的情況,她無法多解釋,雖然她強調,她目前比生前要快樂些。有時候她和別人在一起;有時獨自一人。她不知道她如何「來去」,但猁器D她能旅行到地球上別的地方。「我不知道我怎麼做的」,她說,「我就只發現自己在某個地方。」她也無法描述她如何接觸到我們。「不過,我在這兒,不是嗎?」她說。

事實上,她口齒相當不清。她倒是說過她對光和暗或時間沒什麼特殊感受。她十分活潑地宣稱,我問了太多問題,珚犮R說她喜歡我們,因為我們沒取笑她。

除了說她「還在學習」之外,她無法解釋她做甚麼事。我問了關於她背景的更多問題,而她告訴我她先生種過苜蓿和小麥,並且試種過菸草和玉米。她又說她丈夫是個窮農夫,而她的生活很寂寞,因為朋友很少。她認識鎮堛甄冪們,就只有這樣。當我問她時,她例是告訴過我,Decatur有大約兩萬居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