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明思女士

www.out-of-body-guide.com

  一九八九年十二月二十一日

  早上,雷蒙德上班後,我再嘗試清醒地出竅。開始時,我沒有再睡著,但是,那之後,鬧鐘響了(上午七時正)-我真的想,所以我睏倦地把按停鬧鐘,調到十時四十分。

  一定是只過了一、兩分鐘,我就開始覺得我又在玩鐘了,但是,有事情使我覺得我只是在造夢-例如在清明夢堙C我發現我看見我的手。我有一種想法,就是如困我看見手,那就表示我看見靈體的手,而不是肉體的手(因為鐘太遠了,從我躺在床上的地方不能用平常的方法伸手摸到)。於是,我把手搖上搖下,看見手上下搖動時,有點飄動的動作,像在微風中飄動那樣,而手基本上是透明的。

   我接下來的感覺是高興和驚奇。我認為我做到了,但是沒有整個出去;於是,我用我相信叫做「升起出去」的方法,發現我在自己上方。我記得我告訴自己不要害怕,而我向下看見自己時,也沒有害怕(我「回來」後,記得我好像面向相反的方向,但是我相信羅伯特.門羅描述的「顛到」特性可以解釋這點。)

  我一習慣「看」,就對自己說「不要停留在這堙v之類的話,然後,突然發現自己在一棵樹和一組電話還是電力電纜旁邊飛。

  當我飛過樹枝旁邊時,我嘗試把樹枝撥開(樹枝在我左邊,電纜我右邊)。但是手好像穿過了樹枝,而身體則穿過了電纜。當我飛上去時,我認不出我在哪堙C然後,我記得應該在開始前選好目的地,但是我沒有這樣做。

   我的印象是,我在一個「垃圾場」上面飛過-有很多廢物和金屬-尤其是,我記得有一個台鮮橙色的金屬機器,我要升起從上面經過。前面有水,和以天空為背景的城市輪廓。我想:「我不要在這堙衪落鴢陞持塈a。」我覺得那是香港,但是我看著,郤認為那是舊金山。雖然我不是百分之百肯定,但是那是我的感覺也和電纜相配,因為在香港這堣ㄠ`看見電纜。

  當我飛過水,接近城市時,我想時間和要上班,場景就變淡了,我在床上意識過來。轉變非常平穩,感覺上真的很不像「醒來」,因為沒有真正失去意識-只是地方變了。

  我覺得很醒、恢復了精神,而當我回想那次經驗時,我想到,我應該寫下來,但是,我多數永遠不會忘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