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仔飯的經驗(060304)

www.out-of-body-guide.com

  晚上在房睡覺中,好像突然矇矓的半醒,想起試出体,便立刻放鬆,好像不到幾秒便進入狀態,接著有少許恐懼黎,但我好快說服自己會安全。我不太記得了,我努力睜眼,視覺好黑、好矇,我還以為我又失敗的弄醒了自己的肉身,因為我身處自己張床,跟睡著時一樣子。我是睡上格床,我隱約見到左面有隻手伸了進來,有點驚,冇理到佢,我試下改變自己身体形狀,成功,但維持不久。我努力集中,不停叫自己睇清楚o的,真係清楚左好多,但四周都係黑夜。我開始注意左面隻手,我用右手捉著他,然後左手,我帶著相信的感覺去問:「你是老朋友嗎?」 佢好似答佢叫阿盈,隻手好粗糙,我抓著手落床,我又叫自己看得清楚o的,真係成功了,我看見「她」,但之後關於「她」的我醒後便忘了,不過我隱約記得有一半旅程佢都像導遊般陪著我。

  我試飛著去穿牆,我用手檔在面前(開路),飛到要撞時不感痛楚,但覺得有o的阻力,身体就半透明的穿左過去,飛行感覺很好,很真實。但可能唔太懂,似滑翔多o的,落到地面,我站在一塊大石,身處一個像碼頭的海邊,四處有像海盜船的在航行,我在石上、船間飛行,但好像撞到一、兩次,不過都冇事。唔知點解突然想去非洲,心想了地圖,眼前便出現像布製的地圖,唔知做乜有箭咀指住右面,我就向右飛,見到自己公司個名響一間像玩弄散仔城既地方,我在那堻r留了一下,好像碰到個阿伯,我問佢:「呢度係咩地方?」佢答我約七個中文字,意思是(不想離開都要走),實際邊幾個字唔記得了,我感到好同意(好玩到唔捨得走),中途還贈左o的字俾我,但我冇記性又忘了。我繼續飛入散仔城,睇下呢度有冇玩具,我繞著飛,好像撞跌了好多玩具,好像也見到o的咭牌遊戲,跟現實的散仔城很相似,我飛飛下好似撞到個細路,嚇得我差o的回体。

  我再飛出去,去了一個像上水(以前住的地方)屋村,我停下來,集中了很多次視力,四周欣賞了好靚既景,呼吸了好多啖好清新既空氣,我又開始站著跟現實作比較(在結論補充)。

  轉境,細佬響隔離,但好似比真實年齡細了,我說背著他飛,起初飛得唔多高,覺得超重,我用了很多與神對話中既方式去「命令」自己飛高,很湊效,但去到大約建築物高度時,便無力飛高了,於是繞著的向下飛,見到一個地方我對面寫著森井,個井字中間有個紅點,寫在一塊白色的布上,我那時好像想起在newsgroup堸Q論過的地方……

  我再向右飛,我見到像打齋的人,見到有少少像紙紮既白老虎,牠在向我吠叫,那些像道士既物体也用手提示我飛開,唔知點解我直覺話我知那是再投抬為人既地方,我飛開想去第二度玩之際,撞到兩個像差佬既物體,佢叫停我,反應很怪,說這堣ㄛO我應該來的地方(唔知佢講出体還是這個森井的地方),又有一個同我講(我仲唔快o的走, 好似唔走就會死既意思,仲話記得返去沖涼),因為佢好有警告既成份,我擔心起肉身來,我便立刻想著回体,不用一秒,於是立刻回到床上,我張眼發現自己跟出体開始一刻時,身体位置是一樣的。(醒時 6:30AM)

  這次經驗解答左自己好多問題,例如出体後,感覺與現實既差別,視力既分別,我可以答,是完全一樣,唯一不同的,我雙眼好似隔一陣就好似好累得要合埋咁,但我好快又再集中返,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好既提示令自己逗留更耐,只要不停保持視力清晰就得。出体後,身体的感覺真的跟現實完全一樣,再說看的,很清晰,像近視零度般,比較起來,比現實更現實。出体旅程其實還有很多地方去了,但醒後忘了不少,在旅程尾段我問自己逗留了幾耐,我覺得好像逗留了半小時。如果最尾唔係撞到差佬,我諗再玩耐o的都冇問題,現在睡醒後,很精神,我也要準備去洗個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