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夢堣峊X體旅行堛滿u惡魔」

如何不去規畫你心靈的探索

www.out-of-body-guide.com

  from「未知的實相」(卷二)(賽斯書)

  第七零一節 一九七四年十月七日 星期一 晚上九點三十一分

現在,晚安。

(「賽斯晚安。」)

口授(安靜的):要探索未知的實相,你必須探入自己的心靈,透過無形的路向內旅行,正如你以實質的路向外旅行一樣。

你們物質的實相是透過共同的合作而形成的。你自己的概念,具體化之後變成了物質環境的一部分。在這個廣大的合作性冒險堙A每個活的生靈之思想與情感生了根,可以這麼說,然後躍上來成為具體化了的資料。我說過,每個實相系統用它自己的密碼化系統,這有效的提供了一種架構,那麼,一般性的說,在任何既定的「時候」你們私人地與集體地同意把某些內在資料具體化。舉例來說,以那種說法,飛機在「你們的」時代而非在西元一五零零年具體化了內在的飛行概念。

你也許會聽過人們談到一個概念,說:「它的時間還未到。」這只不過意謂著還沒有足夠的能量與這概念相連,去把它向外推入具體經驗的世界裹,成為一個具體化的被大眾經驗到的事件。

在夢境及在實相的某些其他層面堙A概念及其象徵即刻的被經驗到。於是,在一個感受及其「外在化了的」狀況之間沒有時間的延遲,它自動被那個持有它的人以他熟悉並且覺得自然的不論什麼方式經驗到。心靈被示以它自己的觀念,那些觀念即刻反映在夢的情況以及馬上就會解釋的其他事件堙C舉例來說,如果在物質生活堙A如果你夢想著或渴望著一幢新房子,那麼,在這個理想實現之前可能要花些時間,雖然這樣一個強烈意圖將非常確定的帶來其具體的實現。不過,在夢境堥漲P樣的願望可能導致這樣一個房子的即刻創造,至少就你的夢中經驗而言是如此。再次的,在願望及其具體化之間沒有時間的延遲。

在夢堶惘頃h次,非常中肯卻主要是個人化的,在於它們反映了你自己個人的意向與目的,還有其他的層面,在你們來說,還離得更遠,那兒涉及了在一個心靈層面的群眾行為,在那兒物質世界的居民一同規畫出未來的事件。在這兒可能性被承認,而且被利用,還用到了象徵。在那兒意向有這樣一種交織,以致於很難解釋。私人的願望被放大了,當它們被別人感受到的時候,或看情形而縮小,以致於在任何既定的「時間」,整體的一般計畫之決定是與族類有關的。再次的,在此這些願望與意圖必須切合存在的密碼化系統。 

在這些層面你仍然離家不遠,然而,再遠些還有確實性的其他層面,你們的心靈也非常捲入其中,而這些也許會,也許不會顯得與你們所知的世界有任何相干。當你旅行到這種領域堮氶A你通常是由夢境這麼做,而仍然隨身攜帶著你的私人象徵。即使在此這些也自動地轉譯成經驗,不過,這不是你們自己的密碼化系統。你可能旅遊過這樣一個實相,不清晰地感知它,把它與你自己感知的象徵重疊起來,而將之當作是「真正的」環境。以這種說法,那個真正的環境是被那系統的自然居民一致感知出來的。

你自己的象徵本來就是由心靈的深層堣仱_的,而以某種說法,你隨你經驗的任何實相之一部分──但你可能在詮釋事件上會有困難。

如果你的意識漂浮在一個不是你的世界堙A可以說,你是在「空檔」,因而你的感受與思緒流入經驗堙C如果你想維持你的警覺並且探索那個環境的話,你必須學習去分別你的心理狀態與你發現自己在其中的那個實相。我的許多讀者當他們在睡覺時發現他們自己就正在這種情況堙C當他們仍在作夢時,他們彷彿在一個看來不合理的環境堿藒M醒過來;惡魔也許在追他們,世界也許顯得顛倒,死者與生者可能會面並交談。

現在:在幾乎所有的例子堙A夢堛煽c魔代表夢者對邪惡的信念即刻被具體化。那麼,它們並非什麼烏有之鄉或地府的居民。我們會給一些指示,那會使讀者能至少到某個程度實驗一下意識的投射。很要緊的是,你們必須了悟,甚至在夢塈A也形成你自己的實相。你的心智狀態脫離了它通常的物質焦點,創造性的以其所有的力量與才氣表現它自己。心智的狀態本身被用為一個意向,把你推進相似狀況的實相堙C

(停頓。)在你們的世界堙A你由一個國家旅行到另一個國家,而你不會期待它們全都相像。反之,正因為它們之間的不同,你才去探訪世界形形色色的部分──所以,並不是每次出體旅行都會帶你到同樣的地點。

每晚當你睡覺時,你本能的離開身體不同長短的時間,但那些旅程並非被「計畫好的」,換言之,你計畫你自己的觀光。就像具有同樣興趣的許多人可能決定參加觀光團,去一起探訪同樣的國家,因此,在出體狀態時你也許一個人或與同伴相偕而行。如果你警覺的話,你甚至可能拍些照片──只不過就內在觀光而言,那些照片包括了在當時拍的關於環境的清晰畫面,在無意識堥R洗好,而後呈現給清醒的心智。

有一些用相機的技巧,而當你人在國外,一部留在家的相機是發揮不了作用的,所以,如果你希望在後來瞭解你的內在旅程的話,拍那些照片的必須是你有意識的警覺心智。所以,那個有意識的推理心必須被帶在身邊。有許多方法可以做到這點,跟著那些方法並不真的很難。某些技巧可以助益你的旅程而打包你的意識心,就如你會打包你的照相機一樣。當你需要它時,它會在那兒,去拍那些將會是你對你的旅程之有意識記憶的照片。 

你要不要休息一下。

(十點二十二分,我說:「不用」。)

你必須記著,客觀的世界也是一個心靈的投射。因為你主要將焦點集中在其內,你對它的規則瞭解到可以應付了。在物質世界堛漱@個旅行只代表了要用步行或選擇某種特定的交通工具的決定──一部汽車不會帶你過海,所以你搭船或飛機。你不會吃驚的看到陸地突然讓步給水,你發現那種自然的改變十分正常,不過,你預期時間正常運轉。舉例來說,土地再往前也許會看見水,但在今天卻不能往前變成昨天,而今天下午也不能立刻變成明天。

當你走過大道時你預期那些樹留在原處,而不會把它們自己轉變成建築物。所有這些假定在你的物質旅程堻ㄢQ視為當然,你也許會發現不同的習俗與語言,然而,即使這些也會被接受在那廣大的、整體的、基本的假定堙A而物質生命在其界限內發生。當你只不過是在走過大街時,你就毫無疑義的是在旅行過私人與群體的心靈。不過,物質世界彷彿是客觀的,並且在你自己外面。這種「外在性」的概念是你們建立存在於其上的假定之一,那麼,內在的旅行並不比由紐約到舊金山的一次旅行更主觀。你們習於投射所有的目的地到你們自己之外。形形色色向內的目的地之概念涉及了移動或時間與空間,因此顯得很奇怪。

.  現在,休息一下。

  (十點三十六分到十點五十八分。)

一般而言,你們已探索夠了物質的地球,所以當你從一國旅行到另一國,你對將碰到什麼已有一個相當清楚的概念。 

在一次旅行之前你能作出概括了某一個地區的觀光據點及特色的旅行計畫書。所以,你並不是盲目的旅行,而雖然任何既定的旅行也許對你而言是新的,但你卻並不真是一個拓荒者:那土地已經被繪製成地圖了,而少有基本上的驚奇。

那內在的土地還未曾如此的被探索過。就你們的意識心而言,最起碼內在土地是一片處女地。其他人會旅行到某些這些內在地點,但既然他們的確是探險者,他們也因此必須邊走邊學。有些人回來了,提供了導遊書或旅行手冊,告訴我們我們可能會碰到什麼。你造成你自己的實相,如果你是從外國來,而問一個人紐約市是什麼樣子,你可能會把他所描寫的當作是事實。那個人也許說:「紐約市是一個蠻嚇人的地方,其間罪案猖獗,幫派橫行,謀殺與強姦見怪不怪,而人們不只是沒禮貌,而且隨時準備攻擊你。沒有樹木,空氣航髒,而你只能期待暴力。」反之,如果你問另外一個人,這個入可能會說:「紐約市有最好的博物館,在有些公園埵傅S天音樂會,精緻的雕刻,劇院,而且可能有除了梵蒂岡以外最偉大的圖書收藏。整體而言,它有很好的天氣,和一個了不起的文化薈萃,上百萬的人自由的來去。」就是如此,兩個人談的會是同樣的地點,但因為他們私人的信念,所以他們的描寫不同,而且會被他們用來看那城市的個人焦點所渲染。

一個人也許能以經度與緯度的說法給你那都市的精確位置,反之,另一個也許沒有這種知識,而說:「我在這樣這樣一個時間,這樣一個地方搭機,把紐約市當作我的目的地,而如果我搭了那適當的飛機我永遠會到那兒。」

(在十一點十三分停頓。)可是,旅行到內在實相堛滷替I者一開始就沒有同類的地標。許多人對他們的發現是如此興奮,以致於甚至在他們開始探索內在景致很久之前,他們就寫了導遊書,他們不瞭解他們會找到他們想要找到的東西,或那看來彷彿客觀性的現象其實是出自心靈的倒影。舉例來說,你也許讀過列出「內在領域」,並且告訴你在每個堶惕A可能會碰到什麼的書。許多這些書談到那個領域的王公或神明,或惡魔。以一種奇怪的方式,這些書真的提供了一種服務,因為在某些層面你會發現你自己的想法具體化了;而如果你相信惡魔,那麼,以那種說法,你會碰到它們。可是,那些作者假設那些惡魔有在你的信念之外的實相,然而這卻非實情。那些彷彿獨立在外的惡魔只不過代表了你自己心智的一種狀態,被客觀化了。所以,作者用來戰勝這些惡魔的不論什麼方法,常被當作不只是惡魔之真實性的證據,並且也證明每個方法的有效性。

現在,如果你看這種書,你可能常常按照那些路線規畫你的活動,就像一個紐約市的訪客可能按照人家告訴他那兒會有什麼發現而規畫他對那個城市的經驗。

不過,那種建構也造成了一個損害,因為它阻止你與你自己原創性的觀念接觸。舉例來說,在任何出神或出體狀態都沒有理由接觸到任何的妖魔鬼怪。(停頓。)在這種例子堙A你自己的幻覺使你看不見它們被投射進去的環境,那麼,當你的意識不是直接集中焦點在物質實相時,心靈的偉大創造力被給予了充分的發揮。當你學會隨身帶著你「正常警醒的」意識心時,心靈所有的次元都忠實的,並且即刻的變成了經驗;而當你脫出這種局限性概念時,那麼,在那些層面你能看到你自己心靈的內在力量,而觀賞在你眼前展現的信念與象徵的相互作用。除非你學會這樣做,否則你一定會有困難,因為你將不能分辨你的投射及在內在環境堜珛o生的事之間的不同。

對內在實相的任何探索必然會涉及一種心靈的旅遊,而這些效應可以認作是大氣的狀況,在某一個階段是自然的,但當你繼續時,你就會通過它。

對你倆最衷心的祝福,並祝晚安。

(「謝謝你,也祝你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