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光速還快的活動及意識的旅行

www.out-of-body-guide.com

  from未知的實相(賽斯書)

  賽斯書─未知的實相

  第七零九節 一九七四年十月二日 星期三 晚上九點二十一分

晚安。

(「賽斯晚安。」)

現在:口授:每件看來顯然是三度空間的東西都有一個內在的來源,而其出現是由這其中躍出的。再次的,這些當中有些很難解釋──並不是因為魯柏沒有那字彙,而是因為連續性的語言自動把概念預先包裝成了某種模式,而想要逃過「預先包裝」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不過,我們要盡量試試。

你們所瞭解的細胞只不過是細胞之三度空間的面貌,如目前瞭解的超光速粒(tachyns)(註一)概念基本上是合理的,雖然極為扭曲。在這樣一個細胞以物質的樣子出現之前,在那個細胞隨後會顯出它自己的那個點上會有「騷動」。那些騷動是先前快於光速活動的效應慢下來的結果,而代表了能量的進入你們時空系統,然後那能量可被有效的利用,而形成細胞的模式。

那個減慢過程本身就有助於「凍結」那活動成為一個形式。在一個細胞的死亡時,就發生了一個逆向過程──那死亡即是能量由細胞的形式裹逃出,即其釋出,這釋出本身觸發了某些加速階段。有可稱之為一個殘餘或殘渣的能量「覆蓋」著留在這系統堛熔茩M。所有這些都無法由這個系統內確定──那是說,最初比光還快的活動或後來的減速。那麼,這種比光還快的行為有助於形成了物質宇宙的基礎,這個特性CU’s的一個屬性,它們在形成EE單位時已經減慢到某個程度了。

當透過身體結構運作時,如你們自己的這種意識大半聚焦在三度空間取向上。不過,在出體狀態時意識能旅行得比光還快──事實上,這常常是瞬間發生的。

這經常在夢境媯o生,雖然這樣一種演出可以在種種不同的意識改變狀態媢F成。在這種時候,意識只不過是把它自己放在一種與時空的不同關係堙A可是,物質的身體無法跟隨。意識藉由改變它自己與物質宇宙的關係才最能瞭解它自己的屬性,並且由另一個有利的地點來看那物質宇宙,而可以以一種不同的看法來看它。在身體外面運作時,意識可以看得更清楚物質的屬性。然而,它無法(熱切的)以當它是物質取向時同樣的方式去體驗物質。從你們平時的觀點,旅行中的意識是在焦點外的,而沒以指定的方式鎖定在物質的座標堙C可是,

  所謂的內在世界,至少在理論上來說,可以以這樣一種方式探索。意識有一陣子使它自己由它通常的坐標堙u解開」,當這發生時,出體的旅行者不只是離開了他的肉體形式。那個人踏出了適當的範圈。即使當一個人離開了身體,而只不過漫遊到離身體幾尺之遠的地方也有些改變(註二)──意識與那房間的關係不同了,那個個人與時空的關係已改變了。以你們的標準,出體的時間是「額外的時間」,舉例來說,你不會變老,雖然這效應按照某些原則而有所不同。我以後還會提到這些(註三)

這樣一個旅行中的意識也許會在物質實相裹旅遊:雖然沒有以通常的方式與那系統相連,它仍可以是與之聯盟的。從那觀點,物質本身將會看起來與普通的樣子不同。在另一方面,一個出體意識也可能進入其他物質取向的實相:那些「以不同於你們自己的頻率運作的實相」。意識之基本上獨立的本質容許這樣子的脫離。身體意識維持住它自己的平衡,而有點像一個維護站一樣。任何有關未知實相的討論必然會涉及某些通常被擠棄的關於意識本身的特性之假說。如你所知的世界是一套複雜的「密碼」之結果,每個都環環相鎖,以那種說法,每個都依賴著其他的,那麼,你的被精確感知的宇宙其所有的部分都來自密碼模式,每一個都完美地嵌入另外一個。改變這些之一到某個程度,你就踏出了那個範疇。任何一種事件若沒直接的、無瑕疵的與你們的時空連續相交的話,以你們的說法,就不會發生,卻掉了開去。它在你的系統媗雃角F可能的,卻在找它自己的「層面」,而當它落入另一個適合它自己「密碼順序」的其他實相堛瑣A當位置時,它變成實現了,就是如此。 

因此,當意識離開了物質身體,它改變了一些座標。關於隨後發生的感知之性質有種種不同的問題,而這些將在稍後討論(但見註三)。至少就你們的說法,意識是配備好去集中其主要能量在身體內或者離開身體一段不同的時間。理論上來說,你們人類意識可以採取許多不同的路,同時仍維護著其身體基地。在久遠以前的歷史時候曾實驗過種種不同的取向(好比上節提到的夢遊者),你們自己目前的私人經驗可以給這種其他文化一些暗示及線索,因為現在那些能力居住在自然的架構裹,但卻沒被開發。

因此,到某個程度,人類的所有潛能現在都潛藏在每個個人內,常常透過看來彷彿很奇怪的事件,這些會跳到表面上來。「未知的」實相之所以未知,只因為你沒有在內尋找其面貌,你被教以幾乎把你全副注意力去給你外面的行為,於是,私下地,你大部分的內在生活逃過了你的注意。你常常按照那外在的事件之模式來結構你的人生。這些雖然是重要的,但卻是你自己內在活動世界的結果。那個內在世界是你與外在事件唯一真正的聯繫,而那客觀性的細節只由於誕生它們的主觀性才有道理。

以同樣方式,當你看目前的世界局勢,或看歷史,你常常如此建構你的看法,以致於只有最表面的事件被看到。用同一種的推理方式,你很可能以非常局限的看法去批判你們族類過去的歷史,而忽視了在你們歷史堛滌隊j線索,因為它們彷彿不合情理。

(停頓良久,眼睛閉著。)舉例來說,當你相信只有如你所瞭解的科技才代表進步,而那進步必然會要求必須永遠繼續對環境施行過度的實質操縱,你會憑著那種看法來判斷過去的文明。這會使你對某些成就及其他的取向視而不見到這樣一個程度,以致於你不能看見成就的證據,就算它在你眼前出現。

(在十點三十分有超過一分鐘的停頓,兩眼閉著。)請等我們一會兒:你們沒有處理思想或情感的力量,卻只是處理其具體的效應。因此,對你而言,只有實質具體化了的事件才是明顯的。舉例來說,你並不接受你的夢為真實的,卻通常把它們看作是幻想──想像出來的事件。直到非常最近,你們一般都相信所有的資訊是透過外在感官來到身體的,而忽略所有相反的證據。你們不可能想像那些建立在由心電感應的收到、有意識的接受、及創造性的利用之資料上的文明,在這種環境下,科學家幾乎無法在細胞奡M找預知力,因為他們首先就不相信它存在。

人類身體本身具有無限的潛力,以及了不起的變數,那容許許多不同種類的取向。從你們的觀點,可能的人代表了替代的人,即這族類的替代版本。這同樣也適用於個人。在出體狀態許多人曾接觸到可能的自己及可能的實相,他們也會旅遊到你們所認為的過去與未來。私人的心靈在其本身內包含著對其自己的可能性之知識,而它包含了一個鏡子,在其中,至少可以對人類的經驗略見一瞥。

你們習於一種特殊的取向,習慣於以一種特定方式去用你的意識。可是,為了要研究「未知的」實相,你必須試著看看你的意識還能做些別的什麼,這真正意謂著你必須學會去重獲對你自己的真實感受。

試著發現實相的本質有兩個主要方法──一個外在的方法及一個內在的方法。當然,這些方法可以被一起用,而從你的觀點看來,必然是為了最大的效率。你們對外在的方法都很熟悉,它涉及了研究客觀的宇宙,以及蒐集事實,並在其上做成某些推論。因此,在這本書堙A我們將強調獲致不必然是事實,卻是知識與智慧的內在方法。現在,事實也許會也許不會給你智慧,如果它們被卑屈地追隨的話,它們甚至能領你離開真正的知識。可以這麼說,智慧呈現給你事實的內面,以及事實由其中浮出的那些實相。 

那麼,《「未知的」實相》大半剩下來的部分就將提供對實相本質的一個內幕看法,並有一些會讓你由另一個視角看你自己及你世界的練習。稍後,我有意要對,以你們的說法,一些在你們自己文明之前來到的文明說得更多(但見註三)。在你們能瞭解它們的取向之前,我們必須談談形形色色的各種替代意識及出體經驗,這些會幫助你瞭解其他種類的文化如何能以如此迴異於你們自己的方式去運作。

(較大聲:)你們可以休息或結束此節,隨你高興。

(「我們休息一下吧。」)

(十點五十五分到十一點二十五分。)口授:我們將討論當意識與肉身聯盟時它可以採取的替代取向方法,而試著給讀者一些這種改變狀況的個人體驗,以及某些文明的簡短歷史,這些文明利用這些非官方取向作為其主要的聚焦方法。

那麼,要對「未知的實相」變得熟悉起來,你必須多少承認它存在,並且願意從你平常的行為踏開來。給你們的所有方遠都是十分自然的,天生固有於身體之內,而且甚至是在生物上被預期的。你的意識無法離開你的身體而再回到它來,除非那兒有容許這樣一種表現的生物上的機制。

我說過,當主要意識與身體分開的時候,身體的確能繼續下去,執行必要的維護活動。到某個程度,它甚至能做簡單的勞務。(停頓。)事實上,在睡眠堨D要意識根本不需要在身體媊翕舋菕C就彼而言,只有在某種的文明堙A這樣一種身體與主要意識的密切關係才是必要的,因此,有其他的情況,在其中意識常常會遊離得遠得多,把身體當作一個家以及運作的基地而回來,只為了某種的感知而依賴它,卻不依賴它去看到實相的整個畫面。物質生活本身並不必然需要你們那種「自己」與肉身的認同。

這並不意謂著在那些實相媟|產生產疏離──只不過是一種關係,在其中身體及意識與其他的事件相連。只有你的信念、訓練及神經上的灌輸才阻止你去認出在睡覺時你意識的真正本質。你把那些資料關在外面,然而,在那段時間堙A在一個事件的內在秩序裹你是非常活躍的,並且做了許多後來會出現為具體經驗的內在心智工作。

(在十一點四十三分緩慢地:)當你的意識在忙著這種活動時,你的身體意識在執行很多在你醒時不可能做到的機能,舉例來說,當你睡時最偉大的生物性創造發生了,而某些細胞的機能被加速了,因而,有些你的主要意識與身體的這種分離顯然是必要的,否則它不會發生。睡眠並非醒時生活的一個副產品。

廣義來說,當你入睡時,你也是一樣的清醒,但你覺察力的焦點被轉到其他的方向了,如你所知,你在昏迷中可以活好些年,但你卻無法不睡覺而活好些年。即使在昏迷堣]有精神的活動,雖然也許從外面不可能確定這點。當你不像在清醒狀態時那樣的肉體取向時,某一類自由的有意識行為是可能的,而那個活動甚至為肉體之存活也是必要的。且說,這也與能量的脈動有關,在其中,如你所知的意識鍛鍊它自己,用那些單單透過肉體取向所無法表達的天生能力。你們自己的主要意識有能力旅行得比光還快,但那些感知是太快了,而你接受的神經性結構模式無法捕獲它們。就彼而言,細胞的理解與反應對你們而言是太快了,而你們無法跟隨。物質存在之平衡架構要求一個你接受為有效而真實的特定的經驗平台,只有在那個層面才有你現在經驗到的宇宙。那個平台或焦點是最精細的合作之結果。你自己自由的意識及你的身體意識形成一個聯盟,使這個成為可能。

(帶著許多停頓..)請等我們一會兒……這樣一種表現實際上意謂著物質實相是在閃爍明滅。以你們的說法,它只存在於你們的清醒時間堙A那使它成為可能的內在工作大半是在睡眠狀態堸答滿C身體意識與你的主要意識之會合,要求一個緊湊的焦點,在其中,最偉大的操縱是必要的,以肉體的說法,感知必須是精確的。然而,到某個程度,那精美的集中意謂著某些局限的發生,正常的有意識自己並沒有對準細胞的理解,它也同樣未覺察它自己在「更高的」層面無拘無束的本質。所以一個分離的過程必須發生,才能容許每一個去重生。那麼,意識乃離開了身體。身體意識則跟身體在一起。

請等我們一會兒……再說幾句話我們就差不多要結束此節了。

註一:超光速粒子(tachyons)或超越粒子(meta-partiicle)被假設是比光還快的粒子,在愛因斯坦狹義相對論的範疇堻Q認為是可能的。物理學家仍然在試圖實驗性的發現它們。那麼,按我在這兒對賽斯的詮釋,超光速粒子或某些很像它們的東西會被發現。

註二:我有的一次最獨特的出體經驗就很像賽斯在這兒形容的,我在《靈魂永生》的第二十章第五八三節的註記媦g過它。那次我的意識沒有離開我的身體超過十尺,但那小小的旅程是如此的生動而令人愉快,頗有助於加強我自賽斯資料後逐漸開始接納的對實相之擴大了的看法。

註三:在差不多八個月之後加的註,賽斯很久會有那麼一次,會提到與出體狀態相連的身體減緩變老的速度,並且提到所涉及的「某些原則」,如他在此所做的。珍和我一直覺得他在這個題目上有些非常有趣的資料,而我們有天會得到它,但在一九七五年四月《「未知的」實相》結束之前,那資料並沒有傳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