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體、內在感觀和投射

www.out-of-body-guide.com

  〔節錄自「賽斯書-夢與意識投射」珍.羅伯茲著〕

  你們記得我簡短地列出了在投射時用到的三種形式。在形式一堙A你通常用到某些內在感官;在形式二堙A你用到更多的內在感官;而在形式三堙A你企圖用所有的內在感官,雖然這很少成功。你應該留意你似乎在用的整體感知形式。你自動地保護自己,不接受對你自己的發展速度而言太過強烈的刺激,不過,在任一既定的投射堙A這種平衡可能導致一個不均衡的經驗。

  如你所知,你幾乎不可能覺察可能的全部感知。因為自我不能忍受它。可是,往往,即使在簡單的夢堙A沒有任何言語交談,你也會感受觀念或理解一項特定的資訊。在某些投射堙A你也會體驗一個觀念,而一開始你可能不了解發生了什麼事。在這些夢堙A你實際地體驗了一個既定觀念最深的實相。

  在此節前的魯柏的那個夢堙A他是在第三個形式,而他真的投射到超過了你們的太陽系。不過,這仍是一個在物質宇宙之內的投射。他被給予了他記不得的資訊。當你探究一個觀念的內部時,你演出它來。你形成一個暫時郤非常生動的影像產品。如果魯柏的經驗只是這個,它仍會是有意義的,因為當你以這種方式理解一個觀念時,那知識是永誌不忘。它變成你的肉體細胞及你的電磁結構的一部分。

  可是,我要使這一點更清楚。假設你突然了解了與宇宙合一的觀念,以及對觀念的這種內在感受應當被用,於是你便會造建夢影像,形形色色的各種形狀和樣子,以便代表生命之複雜形式。你隨即會有進入每個這些生命中的經驗。你不會在思考做一隻鳥像是什麼樣子。你暫時會是一隻鳥。這的確涉及了某種投射。然而在對比之下,仍必須被稱為一個「假投射」。一個正常投射會牽涉到三個身體形式之一。

  那麼,有些經驗只是更充分運用內在感官的簡單企圖。它們也許顯得是投射,而當我們繼續進行時,我會告訴你們如何區分它們。

  在有些場合,你能回頭而看見你的肉體在床上,在其他情形塈A則無法這樣做。舉例來說,在第一種身體形式,你能回頭看見肉身。如果你為加強這經驗。而由這形式投射到下一個,那麼從這第二種形式,你就看不見肉身。了你會覺知它而你也可能經驗一些二重性,在第三種形式堙A你將不再覺知肉身,並且也看不見它。

  在第三種形式,你的經驗會最生動,它們可能牽涉到在你們自己系統之外的其他系統,而你鮮少和物質環境有所接觸。為此之故,第三種形式的投射是最難維持的,其中有當你用其他兩種形式時所沒有的危險。

  在用第三種形式時,你可能有一種傾向:沒認識到你自己的身體狀況。很難將你目前的自我人格之記憶帶著去。這形式三是內我的一個載具。它感覺到的迷失方向,就與肉體在死亡那一刻被捨棄時它將有的感覺相同,這種迷失方向感只是暫時的,而當死亡時,形式三則與肉身切斷了,那時在電磁結構內的所有記憶和身分,都變成內我的一部分了,不過,有時候,為了教導的目的,或為了整個人格認識強烈影響的環境,也用到第三種形式。

  無論如何,你們大半的投射會在第一和第二種形式堙C通常,你會由肉身投射入第一種形式,然後,也許投射入第二種。偶爾,這會不為你所知地發生,縱然你費盡心思想去探知你的境況。

  當然,有辦法知道你什麼時候轉換了身體形式,我們將一定會讓你們得到這資訊。在以後幾個月堙A如果你們以目前的速度繼續展的話,你們(指「珍」和她丈夫「羅」)該有好幾次在第一及第二種形式內的投射。

  我想要提及從夢境及出神狀態投射,兩者之間在經驗和感受上的差異,還有魯柏所謂的「彷彿清醒的夢」,因為此處有許多你們不知道的事,而它們是相當重要的。

  附賽斯在文中提到珍在這段之前所發的關於宇宙的夢:

  「整個夢是以影像表現的。我看見宇宙或整個實相,無窮無盡的漩渦和星辰,在多次元的深度堙C有人告訴我,我們所珍視的大半有關實相本質的概念是全然錯誤的。這是個啟示性的夢,但在醒來時,我無法記得多少。我相信有人在指導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