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投射當中的幻覺

www.out-of-body-guide.com

  〔節錄自「賽斯書-夢與意識投射」珍.羅伯茲著〕

  我想告訴你們,關於在任何成功的投射堙A你可以預期會遇到的情況的一些概念,這樣以後你多少會有心理準備。為了簡單之故,我們將稱在我們上一節堸Q論到的身體形式為形式一,二,三。

  形式一會由一個普通的夢境跳。出在自發的投射堙A你可能在形式一媗亃o有了意識,投射,回到普通的夢境,由那兒又再投射幾次。你可以預期這些特定的投射現在很難詮釋,雖然在任何的夢記錄當中,你也許會發現那原封不動的經驗。

  你以形式一所做的遠足,將會是在你們自己的系統內,大半與地球相連,雖然可能涉及了過去,現在與未來。舉例來說,你可能遊覽西元兩千年的紐約市(當時是一九六六年)。  

  此地,投射會是相當短暫的,雖然格外地清晰。不過,你可能碰到由你自己潛意識產生的幻影,而它們看起來會像是極為真實。如果你悟到你正在投射,你可以命令任何討厭的幻影消失,而它們就會消失,如果你悟到一場夢魘是你自己潛意識的產物,你也可以驅除它。可是如果你當它是真實的,那麼你就必須那樣處理它,直到你了悟其來源或回到普通的夢境。

  一般而,言在形式二堙A你不會遇到任何潛意識的幻影。不會有那麼多平常的夢成分,它們也不會太侵擾你。可能有較長時間的投射。經驗是異乎尋常生動。在此你將開始十分清楚地感知非你自己的構造物,那在先前只能模糊地被略見一瞥。必須要一段時
間來「熟悉環境」,只因為這些其他的構造物也許看來似乎令人迷惑。有些存在於你的未來,有些可能曾存在於你的過去,而有些則是你想到過,郤從未具體化的東西。  

  但所有這些構造物的真實將會同樣地生動,你明白嗎,因為它們的確是同樣真實的。我會給你一個簡單的例子。你可能發現自己與某些人在一個房間堙C稍後,在你醒來時,你會發現那些人和背景都屬於一本小說堛滲S定一節。於是,你想:「那麼,這
並非投射,而只是一個夢。」

  可是,它可能是一個有效的投射。那房間和人們是存在的,郤非以你認可為真實的方式。它們存在於另一個次元堙A但一般而言,你郤無法感知它。你將要畫的畫現在就存在。你是可能將自己投射到你自己未來的一張風景畫堛滿C這將不是一個想像的投射。這是我試著想告訴你的。

  例如,你可能發現自己正在一場戰役當中,那場戰役曾在某將軍的腦海中計畫,郤從未在物質實相堥蒛擗ヾC附帶地說,在這一個例子堙A你並非戰役的一部分,所以不可能被傷害。不過,你可能受到夠大的吸引力而將自己自發地投射到一個士兵的身體堨h,在那種情形下,你就可能體驗到痛,直到你的恐懼將你拉回來為止。當你學會控制時,這種錯誤就消失。

  有林林總總你必須會處理的狀況,有不管你願不願意,都會將你拉向任何方向的吸引力和排斥力。經驗將教你如何處理這些。所需要的是,在就你有意識的覺知而言新的狀況之下,得維持一個穩定身分。我再怎麼強調也不為過的是,的確會發生投射到別的次元的事。許多這種例子往往被認作是混亂的夢,因為它們並沒以實質方式發生,所以無法將之與實質事件相印證。

  你是有可能投射到你將會捲入的未來事件去,而藉由你在投射中的一個行為改變了這個未來會採取的方向,這樣一個行動因之看來像是發生了兩次,一次在你的現在,而一次在你的未來。但在未來,你會是被這來自過去的旅遊的自己改變了方向的那個你。  

  讓我們舉個例:當睡著時,你投射到一九八二年(當時為一九六二年)。在那兒你看見自己在考慮種種不同的動向。當你看這個較老的自己時,有那麼一會兒,你覺察到一種二重性。你和這另一個自己溝通;在另一節塈畯抪|更深入的談這類的事。無論如何,你未來的自己留意了你所說的,現在在實際上的未來,你是聽見一個過去自己的聲音的自己,也許是在一個夢堙A也許是在回到過去的一次投射堙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