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界的結構

www.out-of-body-guide.com

  〔節錄自「靈魂出體」門羅著〕

-在圈環間巡戈

  以我(指門羅,下同)出體的經驗來說,那第一個內層或內圈,比較清楚明確,那堛漫狾釭`意力都是集中在人世經驗上。若你想與他們溝通或分散他們的注意力,你會發現他們會毫不知覺你的存在,即使你引起他們的注意了,他們的反應通常很迷惑,恐懼或甚至懷有敵意。他們全都想繼續過人世的生活,但全都不行。他們也對除了人世以外的存在全無知覺。我經過了反覆的觀察,才將這些接近人世生活的生靈分成以下幾類:

夢遊者:

  這一類有極明顯的振動或發出之輻射光度,說明了他們目前有肉體聯繫。由此可推斷他們或許是在夢中發生出體的現象,但這種說法也無由去證實。他們的行為很明顯地想要繼續在清醒時的行為,或實踐某種慾望或幻想。有些人只是做一些動作,另外的想要跟他們在醒時所認識的人交談:或吃喝,工作或玩樂,或做愛,或更有的做出像在曼哈頓中區的那些角色,但不管他們做什麼都只是空想,因為在沒有肉體狀況下,無法真正繼續人世的生活。

  唯一能看出他們的實體存在,是他們有時會在某個行為中間,突然消失了。他們是不是又回到肉體,從夢中醒來了?夢的分析者可能走對了方向,但基本觀念不對。

鎖入者:

  這一類與夢遊者很相似,但亦有多處不同。這一類只限於那些已死去,但仍不自知的人。因為他們並不自知已經死去,所以他們只是一直持續他們所熟悉的人世行為。他們通常停留在實質的地點,比如說房子,還有待在他們所牽念的人身邊。有些想重新進入他們已死的屍體並想重新活動,即使在墳墓中,這或許可以說明,有時在墓地中所見到奇怪的輻射效果。你可以設想他們在看到自己的身體被火化時的痛苦。

  正如夢遊者,這類鎖入者,也是全盤且強制性地與時空的物質世界緊密聯絡,他們甚至將他們的情感奠立於恐懼和那些在世時未能實現的追逐目標。這一類人是人類整個學習經驗中的一大障礙。除非他們能接受幫助或有那麼一點靈光展現,他們會積年累世地陷入鎖入人世階段。只要物質世界的價值觀所產生的那些狀況沒有改變,這一類鎖入者也會不斷地增加。

瘋狂者:

  這一類比鎖入者的數目要少許多,但其追逐目標相同,只是以完全不同的方式表達,其原因是這一類與鎖入者相比,有略微不同的知覺意識。瘋狂者既不知道他們已失去了肉體,也對物質世界以外,任何東西的存在沒有任何知覺。但是,他們很清楚自己與以前不同。他們並不明白為什麼不同和有什麼地方不同,他們也沒有學習的慾望。他們唯一了解的是:不同地方乃在於解除他們在世時的限制,責任與約定。他們把這現象解釋成完全的自由,而且想以他們唯一知道的方式來表達自己--那也就是模倣人世經驗。如此一來,他們想加入人世活動的努力,變成許多怪異行為。在本書中所描述的那些受性慾支配的扭曲成團的肢體,可作為一個例子。而且在任何時候,只要人類在清醒時刻,其意識狀態變成「渙散」或「不穩」,不管是什麼原因,這種瘋狂者會乘機進入,只為了急欲體會人世經驗。從我目前的觀察,我不知道這種事件是否頻繁?希望發生的次數不多。因為有時,這類瘋狂者會使壞。

  當然,我們可以從這些內層的圈環中學習很多東西,但如果你的注意力,還是專注於人類時空幻相中,那你的學習過程可能會比較艱苦。要是你想計算曾經有過多少次與內圈的生靈有所接觸,實在不具任何意義。你可以不必出體,即可有類似的經歷。你可以到任何大都市觀察那些川流不息的人群,和他們講講話。你得到的結果會是一種真正與內層人物接觸經驗的縮影,但也比較容易把握。那些沈迷於物質世界的主要原因,是來自於對基本求生慾望的極度扭曲所致。

  很明顯的,對這些內層人物,不管是針對個人或針對一群人,都有救援的方法,而且這種救援會繼續不斷地做下去。我本人就曾經介入一兩個類似的救援行動,只是我並不以為我做得很好。但我多少學了一點東西。首先,意識到由人類思想所生的那些不調合的刺耳聲音,可稱為m帶噪音(我的發明)其次,學習如何降低我的知覺感,使m噪音變成可以令我忍受的範圍。這種方法其實是非常必要,即使是在清醒的時刻,有時也得用這種方法使自己好受些。

  這最內圈向外的下一個圈環比較單純。這個圈環的組合份子全是那些知覺已不存在肉體中,但並沒有意識到其他存在的可能性,而且對這可能性也毫無記憶。他們通常是為喪失肉體而震驚,但他們的反應則是靜止,不思不覺的一種被動狀態,好像在等待有什麼事情的發生。他們通常比較容易溝通,你可以教導他們,把他們帶領到比較適合他們的外圈去。這堛漱H口比較少,而且因為外圈的幫助也比較穩定。

  再向外移動,再下一個圈環可以說是最大的,而且包括了許多無數的小圈但是,這堜狾釭漸芢F都具有一共通特性:他們都知道自己已經死去了,但他們之間對目前所處之環境,及目前的身份有模糊和不同的信念,因此也產生了那些無數的小圈。在這一圈內大約中間的部位,有一不同類別所產生的零點,但這現象從外觀察也可理解。這零點是由兩種代表性的能源廠相互交疊運用,但又不相交的兩種壓力相當的能量所產生。其中沒有兩者互動的波流,因為這兩種能源廠毫不相合。這種現象絕不能以一磁鐵的正負極匯於中點來說明比較好的說明,是想像一磁場從一頭吸進磁力,而另一頭刖在上演電視的幽默短劇。

  在這零點的內部,佔多數的是「人類時空幻相」這時空幻相在最內部的小圈中佔最多數,但越向外層越佔少數,到了這圈層的外圍時,就幾乎不佔什麼分量了。在這圈環的外部佔最多數的是「非物質世界」這種詞彙也是以我目前理解的程度,所能做到最廣泛的說明。這「非物質世界」的多寡,與「時空幻相」恰好互相消長。它在外圈中佔較多數,逐漸接近零點則越減少,而到了圈環的內層則幾乎不存在了。

  在這一圈環中人類的經歷過程,從外在的角度看來也極為有趣。它包括了以人世經驗形式的能量,分別向內及向外兩種方向活動。向內流的能量是由「非物質世界」中的新能量,首度接觸「人類時空幻相」而在經歷多次人世經驗,這來自「非物質世界」的新能量,越來越被「人類時空幻相」所吸引。若在穿過中間零點時,這向內流的能量也越來越快。從這點向內,能量急速向內湧,直到進入內層的最堸憿C

  那向外流的能量,從最堶悸滌曌h開始,好像循著一條看似隨意,但郤也一絲不苟的途徑逐漸向外層移動。對某些人來說,這向外流的途徑比較直截了當,除了有少數幾次重回人世的經驗,來作為自身不斷向外圈移動的動力。但大多數人郤得經歷成千次的人世經驗和幾萬年的反覆循環,方得完成整個過程。而這兩種經歷截然不同的原因,則不是我所能了解的。但是那些循著比較直截了當途徑的人,在作人世經歷選擇時比較仔細,而且完成了所謂統計上認為不可能完成的目標。這內圈兩種流向的能量,會在這圈環的外層相匯合,並朝著最外圈移動。